名都高级会所,总裁办公室。

厉谨言正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,处理着会所的公务,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,来电显示的名字不是别人,正是秦贺。

“事情怎么样了”

“厉二少,慕容兰已经同意向市长行贿了。”

“等下,你到会所的财务部支取现金,放心他们会直接给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厉二少,我跟慕容兰说好今晚会把五百万现金送到慕容家别墅。明天慕容兰会自己找机会在投标会的时候把市长带到停车场,将现金交给市长。”

“很好。记得明天叫商报记者和检察厅的人。我要在慕容兰跟市长行贿的时候,当场被抓,证据确凿,我要让慕容集团也跟着倒霉。”

“是,厉二少您放心,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。”

“事成之后你会得到你应得的。”

“那就先多谢厉二少了。”

挂断电话之后,厉谨言给赵笑雅打了个电话,“明天之后,慕容集团的股票一定会大跌,按照约定,我们趁机收购慕容集团的股票。”

……

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

当晚,慕容老爷可以出院了。

慕容兰去医院接回了他,开车回到别墅,她将车钥匙随手扔向了一个佣人:“把车停到车库去。”

那人稳稳地接住了车钥匙:“是,小姐。”

慕容兰手挽着慕容老爷的胳膊,一进家门就看见秦贺已经坐在客厅等她了。

慕容老爷见到他,微微挑眉,“秦副经理,你怎么来了?”

慕容兰赶紧对秦贺使了个眼色,秦贺立刻会意,说道:“是公司的一些紧急文件,需要慕容小姐过目一下,我就立刻送过来了。”

慕容兰像是害怕自己父亲多问似的,立刻道:“爸,您的身体刚好,就别管这些事了,您先上楼休息一会儿吧,等吃晚饭的时候,我再叫你下来。我现在先和秦副经理处理一点公事。”

听她这么说,慕容老爷立刻知道:女儿这是在故意支开他了!

他眸光微闪,也乐于配合,就道:“好好,我这老身子骨刚坐车回来,也累得慌了,那我先上楼休息了。”

话落,他转身上楼去了。

慕容兰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。

然后,秦贺看了看周围的下人,他知道慕容兰是不想他们知道他过来的真正目的。

秦贺贼眉鼠眼的转了转眼珠,说道:“总经理,那些紧急文件都在这里了,您过目一下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将一个大大的黑色包包交给慕容兰。

秦贺靠近慕容兰的时候,轻轻的拍了拍包包,小声说道:“慕容小姐,您交代的,全都在这里了。”

慕容兰给了秦贺一个了然的眼神,语气平静的说:“我会尽快处理的。”

秦贺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慕容小姐了,我先告辞了。”

“方管家,送客。”

侯在一边的方管家走过来做出请的姿势:“秦副经理,请。”

在下人们的注视之下,慕容兰有些吃力地拿着装着五百万的钱袋子上了楼。

十分钟后,慕容兰又提着袋子下了楼,将袋子扔给方管家道:“管家伯伯,把这个袋子放到那辆宝马商务车的后备箱上,然后记得锁好后备箱,别让什么人碰了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方管家恭敬地接过袋子,径直来到车库,将袋子放进宝马商务车的后备箱,这辆车是慕容兰明天要开去招标会现场的车。

……

秦贺从别墅出来后,并没有着急离开,而是躲在别墅外,一个视线的死角,透过栅栏不断向里面张望。

直到见到方管家提着一个袋子从别墅里出来,去了车库。

秦贺转身离开,并心情颇好的自言自语:“慕容兰,过了明天我看你还怎么嚣张。”

……

慕容兰见佣人已经做好了饭菜,正想上楼去叫慕容老爷下来吃晚餐。

他就像是踩好了点一样,佩奇app直播自己下来了。

然后,不等慕容兰说什么,他就道:“秦贺刚才来做什么?实话实说,别瞒我。”

慕容兰笑了笑,“爸,也不是什么大事,现在先不告诉你,明天您就知道了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慕容老爷蹙了蹙眉,告诫道:“你可别被别人卖了,还替人家数钱。”

慕容兰故意沉了沉俏脸,“爸,像您这么优秀的基因,会生下那么蠢的人吗?放心,我保证不会吃亏的。”

慕容老爷被他逗乐了,也稍微放下了心,“真是个鬼机灵的丫头,好了,吃饭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慕容兰过去扶着他到餐厅坐下,想了想,又道:“爸,我想要在政府公开售卖的那块地皮上建设大规模的购物中心。明天是公开招标会,张市长也会作为政府嘉宾到场,您明天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慕容老爷微微挑眉,“西郊的那块地皮?”

“是啊。”

慕容老爷沉吟了下,点点头道:“在那建购物中心,倒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。你有几分把握能拿下那块地皮?”

慕容兰得意一笑,“百分之百。”

“喔?”慕容老爷诧异地看着她。

“爸,你陪我去,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。”

慕容老爷闻言,这才道:“行,明天爸陪你去。”

翌日,竞标会场里,人声鼎沸,各个企业的高层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寒暄着。

穿着黑白色套裙的慕容兰挽着慕容老爷的胳膊走进会场。

一些生意上的伙伴过来跟慕容老爷打招呼,夸赞着慕容兰越来越出众,听着这些场面话,慕容老爷只是呵呵笑着。

离招标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慕容兰看了看手上的腕表,估摸着张市长应该快到了。

宁姗接了一个电话之后,走到慕容兰身边耳语了两句:“慕容小姐,张市长的车子已经到路口了,马上就会到停车场。”

慕容兰点了点头,转身跟慕容老爷说:“爸,我有点事出去一下。”

慕容老爷不解的问道:“招标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你去哪儿?”

“爸,我就去洗手间补补妆,很快就回来。”慕容兰小声的说。

慕容老爷挥了挥手,“去吧,去吧,记得快点。”

“好。”慕容兰应了一声,匆匆离去。

停车场里,慕容兰依靠在车门上,安静的等着即将上场的好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