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凉筝轻笑说,“我的灵药只差一味玄冥火。”

凤凉筝腿伤多年,凤凰城一直寻找天底下最好的灵药为他治伤。

年锦书心里咯噔一下,玄冥真人……这不是楚莺歌前一世的师父,且赐予楚莺歌玉兰心法,这一套心法和年家仙法相辅相成,楚莺歌修为突飞猛进,一枝独秀,甚至凌驾于萧长枫之上。

“凉筝哥哥,你带楚莺歌去彩云岛做什么?”

凤凉筝手指一顿,他和年君姚相视一眼,温和一笑,“西洲大陆只有我会驱魔曲,她跟在我身边,若是被魔化,我会一清二楚。”

杀她,也易如反掌。

年君姚不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处置楚莺歌,他便代劳,为大哥分忧,也不损害大哥名声。

“我也要去彩云岛。”年锦书说,“凉筝哥哥,我能随行吗?”

雁回断然否决,“不行!”

年锦书,“……”

我大哥坐在明堂上,尚未否决,你说什么?

雁回,“你去彩云岛做什么?”

白皙美腿小清新美女

“心烦,想要散散心”

她要楚莺歌有去无回!

绝不让玄冥真人,再收楚莺歌为徒。

上一辈,有玄冥真人撑腰,楚莺歌在仙门几乎横着走,整个仙门能称得上真人的,也就仅三人,玄冥真人是其一。

他已活了一百五十岁,百年前在仙门混战中力挽狂澜,一己之力稳定上修界。大战后神龙见首不见尾,云游四海了。

上一世年锦书和玄冥真人仅一面之缘。是她在九云山大开杀戒时,被玄冥真人阻拦,那时她还魂铃已觉醒,且充满了仇恨,她和玄冥真人大战三天三夜,整个九云山尸横遍野。

她和玄冥真人虽无过多接触,却无好感,只要维护楚莺歌的人,她无感。

这辈子,她绝不让楚莺歌再拜玄冥真人为师。

凤凉筝和年君姚对视一眼,有些犹豫。

薛岚也要陪凤凉筝去彩云岛,一听锦书也去,心里高兴,“大哥,让锦书和我们一起去吧,路上做个伴。”

年君姚思虑良久,宛平城内不太平,锦书体内有噬魂灵标记,容易被魔族侵占神魂,跟在凤凉筝身边也好。

“行,待我处理好宛平城诸多事务,再去与你们汇合。”

雁回,“……”

大哥,彩云岛不是一个散心之地!

他也看得出年锦书一起去是为了要楚莺歌的命,可杀楚莺歌,凤凉筝一人足矣。

年君姚端起茶杯,轻轻吹了吹,茶香袅袅,他闲谈似的问,“雁回,不夜都若无紧要事务,你随着一起去吧。”

年锦书眼神一闪,若是订婚宴前,她已顶嘴,此刻却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,甚是安静。

雁回略一思索,“是,大哥!”

会谈结束,各回各庭院,年凌霄和年君姚要去送别离开宛平城的仙门。

素川别院。

萧瑾坐在主位上,目光沉静,压抑着愤怒,萧夫人红肿了眼睛,“芳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,我不甘心。”

萧长枫宽慰着她,“娘,你节哀,此事……我们不宜再纠缠,免得落人口舌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