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以寻“恩”了一声,没打算跟她深入探讨这个问题。

跟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讨论爱情,她觉得太无聊了。

杨伊好奇的问:“那……姐姐喜欢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卿以寻扭过头看了她一眼: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杨伊耸耸肩:“只是很好奇,要什么样的人,才担得起姐姐的喜欢。”

这句话成功的把卿以寻逗乐了。

“孩子,电视剧少看,玛丽苏小说也少看,你现在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,乖,快点去做饭。”卿以寻拍拍她的肩膀,笑得无比惊悚。

杨伊被她故作老成的语气激得哆嗦了一下,抱着择好的豆子转身一溜烟进了厨房。

C市,经过一个礼拜的调养,萧让总算能下床了,虽然生活自理还是个问题,但平时上厕所之类的,已经不用人特别照顾了。

这天,苏越泽来了。

一进门就看见萧让正坐在床上看报纸,贝佳佳在旁边给他削苹果,苹果皮连得很长,他“嘿”了一声:“贝佳佳,你削苹果的功夫不错啊。”

贝佳佳和萧让同时抬起头,见他来了,贝佳佳识趣的笑了笑,把削好的苹果放在旁边的碟子里:“萧少,苏少,我去倒杯水过来,你们坐。”

酷似周迅的水灵女孩

贝佳佳出去后,苏越泽大刺刺的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随手捞起削好的苹果啃了一口:“恢复得怎么样?”

萧让低头继续看着报纸上财经那一块:“还好。”

“能下地了吧?”

“怎么?”萧让眯起眼睛。

“怕你跑了。”苏越泽嘿嘿一笑:“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哥几个都心知肚明,懒得去说你而已。”

“恩。”

苏越泽顿了顿:“你不会真的打算要去找卿以寻吧?”

“你不是说你们都心知肚明吗?”萧让反问。

“……心知肚明是一回事,支不支持就又是另一回事了。”

“不需要你们支持,你们不反对就行了。”萧让折起报纸,认真的看向苏越泽。

“……”苏越泽叹了口气: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。”

“也没奢望你明白。”萧让破天荒的露出一个笑容:“今天过来有什么事。”

“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你?”

“你没这么好心。”萧让一语道破他的用心:“说吧。”

苏越泽闻言讪讪的搓了搓手:“是有件事需要你帮我分析一下。”

“恩。”萧让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MT的两个老股东在昨天的例会上提出请辞,这两个老家伙很难缠,之前我要购买他们手中的股份他们死活不肯,现在莫名其妙提出请辞,加上前段时间的事,我怕他们居心不良,你觉得呢?”

萧让眉头微微皱起,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那你找个人试探试探他们,MT现在发展势头正好,如果没有不得已的理由,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关头抛售股份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,但又觉得有点大惊小怪,毕竟他们手中的股份比例不大,即使被有心人收购也对MT构不成什么大的威胁……我想看事情继续发展下去,说不定能顺藤摸瓜揪出后面的主使者。”蜜蜂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