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里雪伸手拍了一下老爷子的肩膀,刚一触碰,就像见了鬼一样迅速缩了回来,“好烫啊!”

老爷子肩膀的温度大大超出了正常人的体温,像火山一样的炽烈,幸好百里雪反应快,否则手都要烫伤了。

百里雪的惊叫声让老爷子迅速反应过来,猛地一把抓过她的手,一脸紧张,“你这个丫头,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?”

百里雪被烫得心有余悸,又见老爷子的手竟然转瞬间就一点都不烫了,大为好奇,握着他的手反反复复地看,“莫非这就是北冥的阴阳转换大法?”

“算你有见识。”老爷子在极度的激动之下,体内的真气洪流不知不觉中启动,差点烫伤了不知情的丫头,自吹自擂道:“也多亏我老爷子功力深厚。”

“是我反应快吧?”百里雪嘟起嘴巴不满道。

百里长卿唇角不自觉一勾,老家主的阴阳转换大法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至高境界,“阿雪,若不是老家主在看到你手伸出去的一瞬间降低了温度,你已经被烫伤了。”

“还叫我老家主?”虽然老爷子很是欣赏百里长卿的聪明才智,但对这个称谓显然很不满意,胡子又翘了起来。

百里雪失笑,好奇道:“我们的母亲到底是你什么人啊?”

老爷子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“你这个丫头,聪明的时候很聪明,蠢的时候又蠢得要命。”

百里长卿知道阿雪不过是故作不知,微微一笑,“长卿拜见外公。”

外公?老爷子抚摸着花白的胡子,似乎极是喜欢这个称谓,惊喜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百里长卿,过了许久,还不肯移开视线。

柯佳琪

风雪渐渐小了,见老爷子一直盯着哥哥看,百里雪不满了,精巧的瑶鼻发出一声轻哼。

“丫头又吃醋了?”老爷子笑得眼睛都快没了,“以为这小子是个闷葫芦,没你嘴巴甜,不过现在看倒未必,他主动叫我外公,我自然更疼他了。”

百里雪嘴唇一嘟,一本正经道:“认亲是多大的事?至少也要选好黄道吉日,沐浴斋戒,焚香祷告,请得道高僧做见证,在列宗列传的牌位面前三跪九叩,正式认亲之后,才能称为外公,这些隆重庄严的祭祀典礼,一样都不能少,哥哥向来懂事,怎么这一次竟然这般儿戏?”

见阿雪说得这样郑重其事,百里长卿忍俊不禁,附和道:“阿雪说得对,是哥哥鲁莽了。”

“丫头说得的确有理。”老爷子煞有介事道,“不错,这认亲宴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的,让人知道我这个老头子喜得了两个好外孙。”

百里雪脸上这才露出笑容,揶揄道:“你不是一向不拘于世俗之礼吗?这一次,怎么这么俗了?”

“这怎么能叫俗呢?”老爷子胡子一翘,瞪着笑嘻嘻的百里雪,“想不到我这个人生过了一半的老头子,竟然还能见到两个外孙,天道厚待,若是随意,岂非亏待了你们?亏待了阻隔了半世的难得亲缘?”

刹那间的感动如潮水般涌来,这么多年,百里雪生命中只有长兄如父,并不见真正慈祥温暖的长辈呵护有加,如今真正有了亲人,那种无尽的喜悦,将她整个人包围其中,如置身春暖花开的世外桃源。

久别重逢的亲人,有太多话要说,百里雪还没说话,老爷子就嚷嚷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饿了要吃鳕鱼片吗?走,外公马上给你做,别饿坏了我的曾外孙。”

找到外公的惊喜让她忽略了身体的反应,百里雪这才发觉站立久了,腿脚有些发麻,扶着哥哥的肩膀,活动了一下脚,巧笑道:“他很能吃,还要喝鱼头汤。”

老爷子眉开眼笑,“好,娘胎里就爱吃鱼,倒是秉承了我们北冥家的聪明才智。”

百里长卿哑然失笑,见不知不觉他们竟然已经在风雪中待了很久了,提醒道:“阿雪,你累了吧,先让人备车回宫。”

“还备什么车?当外公不存在吗?”老爷子轻哼一声,“丫头,今天外公带你见识见识家族的轻功。”

“太好了!”百里雪欢喜雀跃,“那哥哥呢?”

老爷子笑道:“玄极真人的爱徒,应该也不是吃素的,老头子带你回宫之后的一炷香时间内,他就能赶到,时辰刚刚好,鳕鱼片正好出锅。”

百里雪挑眉,拉紧了披风,“我准备好了。”

“风雪太大,你闭上眼睛。”老爷子命令道,“出发!”

百里雪闭上眼睛,整个人就飞了起来,耳边听得呼呼风声,擦肩而过,却并没有那种寒意刺骨的感觉,反而如沐春风,有种自由飞翔的畅快感。

她正欲睁开眼睛,耳边就响起老爷子的声音,“现在不行,等曾外孙降世了,外公就把这套轻功传给你。”

百里雪唇边溢出笑意,乖乖地闭上眼睛,她的轻功虽然极好,却还远远比不上这种风驰电掣酣畅淋漓的感觉。

林府的外公过世得早,现在竟然有了血脉相连的外公,巨大的幸福感扑面而来。

“好了,到了。”不过是须臾的功夫,双脚就站在了大地上,百里雪睁开眼睛,果然到了熟悉的东宫,由衷道:“外公,你好厉害。”

一声“外公”让老爷子极是受用,得意洋洋道:“这点雕虫小技算什么?以后你还会见识更多,先做饭。”

百里莞尔,若不是肚子饿了,外公和他们兄妹之间有说不完的话,“我今天要吃很多。”

听说太子妃回来了,绮心急急忙忙赶来,“太子妃,你总算回来了,太子殿下等你用膳呢。”

百里雪还没开口,就听到老爷子眼睛一瞪,蛮横道:“让他一边呆着去,今天任何人不得打扰老爷子。”

绮心一愣,老爷子在东宫地位超然,连太子都礼敬三分,想不到竟然对太子越发无礼了?

她不由自主看向太子妃,却见今天的太子妃似乎格外高兴,眉梢笑若春风,似乎有什么喜事,周身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息,流光溢彩,眼底都是甜美的笑容。

百里雪知道绮心的惊异,“去回禀太子,说我今天有事,不陪他用膳了。”

自从老爷子反客为主入住东宫之后,太子妃就基本没陪太子用膳了,今天等了这么久,偏偏太子妃一回宫,就又把太子晾在一边,绮心感觉不妥,见太子妃心情很好,试探道:“太子妃,殿下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

“今天不行,明天吧!”百里雪沉浸在与外公相遇的巨大喜悦中,但也不忍让太子空等一场,便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。

绮心一喜,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

果然不出外公所料,就在鳕鱼片出锅的时候,哥哥到了,袍服裹挟着外面的寒雪风霜,“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
老爷子满脸堆笑,“你来得正好,收拾碗筷,准备吃饭,丫头都饿坏了。”

百里雪语笑嫣然地看着热气腾腾的菜肴上桌,“我先吃了,不等你们了。”

“谁让你等了?”老爷子不喜欢假手于人,本来这些琐碎的事,完全可以让宫人来做,他却觉得宫人笨手笨脚,会影响他的厨艺,“快吃吧。”

百里雪忙着用膳填补腹中空虚,和外公哥哥一起用膳,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,但今时今日,却格外不同。

以前就有一种其乐融融的莫名亲切,今天才知道,这是天生的血缘亲近,超越了时空,就算中间隔着千山万水,也总有一种冥冥之中的吸引,仿佛磁石一般,能穿越时光,飞越千山,再次重逢。

外公的菜还没做完,百里雪已经吃了一大半,“外公,我现在已经不饿了,你和我们讲讲母亲的事,好吗?”

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当年母亲的旧事,虽然知道这会勾起外公的伤心事,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谁知,外公比她想象的坚强多了,听出丫头话语中的纠结和试探,脸上挂上释然的笑容,“外公知道你的顾虑,你放心,五十多年都过去了,外公再伤心也伤心过了,更何况,逝者已矣,活着的人只把她们记在心里,就已足够,何必整天郁郁寡欢,愁肠百结?那既辜负了自己,也不是逝者愿意看到的。”

外公如此豁达,连百里长卿这样深沉的人,唇边也渗出一抹认同的弧度,“外公言之有理,长卿深以为然。”

见外公这般说,百里雪放了心,“母亲刚刚降生,就经历了骨肉分离之痛,我这不是怕你伤心嘛。”

“一切自有命数。”外公道:“凤凰浴火才能涅槃,置之死地才可后生,她虽然一降生,就命运多舛,但也正因为如此,才遇到了林老夫人,安享了数十年的平安喜乐。”

外公说得不错,百里雪点点头,北冥家几经起落浮沉,多少人就在不断的仇杀中永远消失?

母亲既是不幸的,同时也是幸运的,外祖母谈起她的时候,眼底那种疼爱和怜惜的光芒,是发自内心的,视如己出,绝不是一句空话。

见长卿和丫头都看着自己,老爷子知道他们对当年的事情都有着极大的好奇心,将一盘翠绿翠绿的青菜端上桌,“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,我当时在家族中的身份是嫡公子,这是除家主之外最高贵的身份,我的夫人是世交家族的女儿,她虽是大家闺秀,但生性活泼,开朗张扬,素来不拘于礼法之见。”

外公说的时候,眼底掠过隐隐怀念,含笑道:“丫头的个性倒是像她外婆。”

百里雪骄傲地仰起头,“那是自然。”

“当时天下三大家族鼎立,其中以北冥势力最为强大,另外两大家族觊觎北冥家族秘术多年,暗中联手企图铲除北冥,夺取宝藏,于是展开了一场针对北冥的大屠杀,许多族人在那一场屠杀中死于非命。”

时隔多年,外公说起的时候,当年那场血腥的大屠杀,依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势必惨绝人寰。

百里雪双手托腮,沉声道:“北冥家实力不弱,那两大家族想必也损失惨重吧?”

外公点点头,“三足鼎立之势被打破,在这一场血战之中,三大家族族人都去了四分有三,在不断的纷争屠杀中,他们本就薄弱的联盟又破裂了,后来演变成三大家族互为仇敌,互相追杀。”

见二人听得入神,一言不发,外公继续道:“那个时候,你们外婆就快临盆了,乱兵之中,我挡住后路,派亲信保护她离开,没想到还是被敌人追上了。”

气氛沉默下来,百里雪也停下筷子,黯然地看着外公,“那你一定很难过了。”

“消息传来的时候,我差点疯了。”外公花白的胡须一抖,他当时还没有那种惊天动地的神功,身为一个男人,一个父亲,强烈的自责和内疚必定将他瞬间吞没。

“外公!”百里雪把手放在外公肩膀上,轻声道:“你说的对,外婆不希望你如此的。”

“丫头总算说了句贴心的话。”外公轻轻拍了拍百里雪的手,平复心中的风起云涌,“那块凤凰血玉是我送给未出生的女儿的礼物,事后,我找到了她们的尸体,可女儿不见了,凤凰血玉也不见了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

“当时家族面临倾覆之灾,朝不保夕,难有余力再去寻找一个婴孩。”外公的声音透出当年的无奈,“安葬了你外婆之后,我发誓要手刃仇人,两年之后,我率领剩余族人一举灭了那两大家族,将他们从世间除名。”

“干得漂亮!”百里雪赞赏道,“外公就是霸气,对待敌人就应该这么手起刀落,快意恩仇。”

外公给百里雪盛了一碗鱼头汤,“是啊,我还立誓要让北冥成为世间最强大的家族,从此再无人可以与之争锋。”

百里雪和哥哥对视一眼,看似不谙世事玩世不恭的外公,能成为屹立在天地之间的北冥家主,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没心没肺,他心中的壮志凌云,直到此时二人才窥见一斑。

“外公威武!”百里雪开心地鼓掌,“你做到了,我真为你骄傲!”

真正的王者,都是张弛有道,收放自如,能躬耕于农田,沾染世间烟火,也能坐镇金銮,威震天下,外公就是这样的人,百里长卿心底真正佩服了外公。

他少年成名,名扬天下,年纪轻轻就被封为一方诸侯,连王侯公卿都不放在眼中,鲜有让他佩服的人,但外公,却让他心生由衷的敬仰与钦慕。

外公看向百里雪的眼神满是慈爱的宠溺,“丫头真是教得好,说的话,外公都爱听。”

百里雪莞尔一笑,坦然受之,又追问道:“那后来家族安定下来之后,外公有去找过你的女儿吗?”

“怎能不找?”外公难得地叹了一口气,“但当时兵荒马乱,要找一个婴儿谈何容易?族中长老说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孩,断无生机可言。”

“不对啊!”百里雪歪着脑袋道:“这也只是有可能而已,却不能确定她一定死了?”

外公停顿片刻,“我当然不死心,只要有一线生机,就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到她,后来,族中大长老于心不忍,违反家规启用天星罗盘,根据她的命格测算生机,才断定她已不在人世,我才真的死心了。”

天星罗盘?百里雪唇角一勾,北冥家真是包罗万象,“既然要冒着违反家规的风险去启用,那推演出来的结果一定不会有错了?”

外公点点头,“北冥族规,天星罗盘只能用来推算天下局势,未来走向,绝不能用于测算人的命格,那一次逆天测算,动用了大长老的心头血,足足耗费了二十年的功力。”

百里雪咋舌,“可结果明明是错的啊?母亲还活着,为什么推演出来的结果是已经死了呢?这大长老会不会是故意的?”

百里长卿对北冥家族的了解显然比妹妹多许多,“北冥家族善观天象,天星罗盘承自上天,是吉祥之物,却也是大凶之器,但凡窥测天机者,需付出心头血的代价,每启用一次,对占卜者都是一次巨大的损耗,少则三年内功,重则性命不保,若说大长老付出了二十年内功的代价,得出的却是错误的结论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百里雪一针见血道:“这就说明他想要的东西,比二十年内功更重要。”

“你真聪明。”百里长卿淡淡一笑。

百里雪若有所思,忽眨了眨眼睛,“不过连凤凰血玉都自动封印了,也有可能是天意不让外公找到母亲?”

“确有这种可能。”百里长卿看向外公,“外公怎么看?”

外公的通达智慧远超出常人,不答反问,“你们知道北冥家为什么可以强大至此吗?”

百里雪挑眉道:“顺应天命?”

外公欣然颔首,“凡人总会有种幻想,以为可以逆天而行,其实浩瀚宇宙,斗转星移,千秋万载,在这样恢弘的天地之力面前,人是最渺小的,连阳寿也不过区区几十年,在万年星空面前,不过弹指一挥间,所谓逆天而行,只是不自量力,唯有顺应天命,才可能借由天地之力,创造奇迹。”

百里雪听得兴起,“这么说,你并不在意大长老到底有没有动手脚,或者有没有有所图谋了?”

外公道:“他有没有做手脚,并不重要,你母亲这些年不是过得很幸福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那是她命中的劫数。”外公声音微沉,有隐隐黯然,“你以后就会知道了。”

见外公没有往下说,百里雪猜到可能母亲的命数注定有一大劫难,转而问道:“外公,你一开始就对我出人意料的好,是不是因为猜到了我的身份?”

或许是亲缘的奇妙吸引,外公对她好得出奇,连北冥王者令都当玩物一样随意地送给她。

要知道,这可是北冥王者令啊,见它如见老家主,就轻易给了一个外人?

“是猜到了。”外公笑眯眯道:“不过当时也不能完全肯定,万一不是,岂非空欢喜一场?就是觉得你这个女娃很对我的胃口,所以就对你好了。”

百里雪白了他一眼,懒洋洋道:“万一我不是你的外孙女,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?”

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外公一本正经道:“要是表现好,做我的徒弟也是可以考虑的。”

百里长卿笑道:“那外公就省不了心了,她可不会是个勤奋练功的好徒弟。”

“哥哥好坏,又说我坏话。”百里雪做了一个鬼脸,“不就是偷懒几次,被你抓了个正着嘛,竟然记仇到现在?”

“我觉得丫头这样就很好!”一向对百里雪偷工减料的练功不满的老爷子,这次居然瞪眼道:“像你小子这样皮糙肉厚的,随便怎么摸爬滚打都无所谓,但丫头金贵,天赋高,悟性强,偶尔一两次偷懒不打紧的,倒是你这个当哥哥的,怎么能这么小家子气?”

见外公竟然这么快就护着妹妹了,百里长卿哭笑不得,“外公可别宠坏了她。”

“宠坏了怎么了?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外孙女,我不宠着,谁宠?”外公说得天经地义,“看在你这么多年把丫头教得还不错的份上,这一次我就饶了你了。”

“多谢外公。”百里长卿无奈道。

百里雪调皮地朝哥哥挤了挤眼睛,又亲热地给外公夹了一块鱼片,“外公,嫂嫂就要来京城了,你很快就要见到外孙媳妇了,对于我们,你没来得及准备礼物也就罢了,但见外孙媳妇,手可不能空着哦!”

“你这是埋怨外公没给你准备礼物?”老爷子一语中的,立即吩咐道:“长卿,你就等你媳妇来了京城之后,选好日子,正式认亲,到时候,礼物自然少不了丫头那一份。”

百里雪嫣然一笑,“还是外公最了解我!”

“是!”百里长卿也笑,“见到阿玥,外公一定会喜欢她的。”

老爷子看着眼前极其出色的外孙和外孙女,想不到五十年过去了,他还能见到女儿留下的一双子女,上天真是对自己不薄,颔首道:“你的眼光自然不会差,我这个外孙媳妇可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女王。”

百里雪笑道:“玥姐姐见了你,一定很高兴,到时候,我们一家就团聚了。”

“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正沉浸在重逢的欢喜中的三人,突然听到一个优雅的男声,随后太子尊贵的身影入内,“见过老家主。”

老爷子对贺兰玥很是期待,但对太子这个外孙女婿既不冷淡,也不热情,又透着几分疏离,令人捉摸不透。蘑菇视频5app下载官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