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字出来后,贺夫人和贺鹏举都面面相觑的陷入了沉默。

“左医生您在开玩笑吧?”

“就是,您知不知道这丫头……”

“我的伙伴……”左磷眼神冷了几分,平静的对上两人,“怎么了吗?”

“没。”贺鹏举拧着眉,下意识的便回答:“没、没有!”

眼前的不是别人,是关家的左磷,听闻他是能在手术台上杀人的男人!虽然医术过人!但脾气却阴晴不定!十分可怕!

况且你要是得罪了他,怕是被神不知鬼不觉毒死了都有可能!

那到时候,就是让人给你解剖了!也查不出死因!

“那就好,那就这么定下了?”左磷满意了,笑眯眯的。

“啊……嗯。”贺鹏举尴尬的笑了笑,朝着自家母亲方向看去。

贺夫人显然也有些意外,不过却不是很高兴,她也不清楚简小安的实力,更不知道她竟然还是个医生?不过见自家儿子不吱声了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那丫头?还是个医生?让那丫头治她?谁知道她会不会搞什么鬼啊!

萌可爱小女生清爽迷人

而贺鹏举则是头疼的暗暗叹了口气。

妈的,怎么弄来弄去,还是栽在这丫头手里了?

这丫头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?

宴会继续,简锐逸和贺夫人等人重新上台时,继续订婚的程序。

贺烟儿则去补妆了,对着镜子左扑扑右扑扑,浑然未觉身后洗手间的门已经被打开,提着裙摆的少女从身后暗搓搓的接近。

“谁?”从镜子的倒影里看到人时,贺烟儿吓了一跳,一转身。

啪——

迎面对上的就是一板砖!……哦,不是!是一个黑乎乎的笔记本!重重的砸在她头顶,直接将她砸晕过去了!

“下面有请我们贺小姐上来——”主持人重新调和了气氛,在贺总感动的说下小女和简少爷订婚的消息后,主持人便听到旁边下人说贺小姐已经准备好。

唰——

所以当台下的另一端,那个少女迈着台阶缓缓走上来时,惊掉了一众人等的下巴。

其中贺总和贺夫人最为惊讶。

“怎么是你!?烟儿呢!”贺夫人气的大喊。

“米儿?”贺总惊呼,随即忙道:“你怎么在这!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父亲,母亲?你们在说什么呢?贺家的小姐不是我吗?和阿逸两情相悦要订婚的……不是我又是谁?”贺米儿仰起小脸,脸上的表情有些无辜。

少女宛若高贵的公主,一步一步的坚定的走到了错愕的青年身旁,她缓缓侧过头,突然歪了下脑袋,灿烂的笑了起来。

“是吧?阿逸。”少女笑的那样灿烂,那样惹眼,身上黑色的小短裙将她的脸色衬的如雪般白,眉眼在霎时间,也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亮和坚定。

仿佛她鼓起勇气站在这,就没有什么后悔的了!

“丫头?”简锐逸压低了声音,抓住她的手皱眉,疾呼道:“你怎么在这!贺烟儿呢?你为什么要过来!你——”

“简锐逸。”贺米儿盯着他的眼睛道:“我喜欢你,所以我想和你面对这一切,无论是牵着你的手,走向悬崖峭壁没有退路,还是坠入深渊没有尽头——我都可以去面对,所以不需要推开我,也不需要害怕,我已经站在这里了,接下来轮到你选择……”下载手机app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