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房没有地龙。

嗖嗖的冷风顺着门缝和窗户缝吹了进来。

折腾了一夜的小玉树筋疲力尽,上下眼皮直打架。

她冷啊。

冷和困原本就是两个极端。

这两个极端都能把小玉树给弄死,就算弄不死也弄的身残志也残了。

她耷拉着眼皮儿端着火盆,取了几块儿兽金炭搬到了书房去。

虽说床榻没有龙榻舒服,再怎么说也能睡觉不是。

现在困蔫蔫的小玉树已经没有任何要求了。

管它床榻还是龙榻,只要能睡觉的床榻才是好塌。

床榻上有两个软枕。

小玉树枕一个软枕,抱一个软枕,身上还裹着一个夏天的薄被,她已经懒的去找秋冬的锦被在哪一层柜子里了。

花 · 容月貌

就以她现在晕晕乎乎的状态怎么可能翻箱倒柜,一定会被柜子砸死的。

所以在冻着和保命中间离玉树选择保命。

她蜷缩着身子抱着软枕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翌日。

若蛋黄般的太阳从云卷后跳了出来,带着金灿灿的光泽,那抹金色的阳光映照在一袭颀长的身影上。

离傲天一袭银丝勾边雪青色披风,似星辰的眸泛着璀璨的光芒,英挺的眉宇间一股王者之气,薄薄的菱唇泛着惑人的弧度,发髻上绾着一个墨玉发冠,这样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儿让人无法挪开视线。

他大步流星来到乾清宫,蹙眉瞟了一眼坐在门口睡的跟死猪似的小奴才,不悦的踢了他一脚:“还睡,主子都醒了,你却在睡,成何体统!”

被打晕的小奴才经过了一夜早已苏醒。

他摸了摸晕眩的脑袋,再看来人吓的立马跪在地上:“奴才见过王爷,奴才……奴才睡过头了。”

“起来吧。”离傲天没有惩罚他,推开门大步昂扬朝内殿走去。

“皇上。”人未到,声已到,蘑菇视频免费app可想而知离傲天是多么迫不及待的见到离玉树。

他将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’诠释的非常完美。

撩开内殿的帷幔,地上的一壶牛乳茶,两个杯子首先映入离傲天的眼帘。

他蹙眉,皇上昨夜竟然这么贪喝,喝一杯看一杯。

离傲天不禁想起了离玉树顽皮的话:皇叔,朕好喜欢喝牛乳茶,以后要喝一杯看一杯。

他无奈的摇摇头,这个长不大的小东西。

望向龙榻。

一床锦被裹的厚厚实实的,连小脑袋都裹上了,离傲天真是害怕她会闷死。

“玉树。”这是离傲天第一次温柔的唤她的名字:“醒醒,别睡了。”

锦被里的人鸦雀无声,完全属于睡死过去的那种。

“皇上。”离傲天浅笑,看见龙榻旁有一处空位,他褪去了缎靴爬上了龙榻,借着薄被轻轻的环住了锦被里的人儿:“这么懒,怎的还不起呢。”

话音才落,离傲天蹙气眉头。

味道不对,他的小玉树是清淡的香味儿,十分惑人,而且手感也不对,他的小玉树明显要更软,更瘦,抱起来更舒服。

离傲天心头一紧,一把掀开了锦被。

锦被下的人哪是离玉树,明明是百里飘雪!

“滚出来!”离傲天声音冰冷。

作者的话:

格格巫的比巴卜,Sweery`小任性,懦夫√,紫惜恋雨,画页

恭喜这五个读宝获得500书币,请加我QQ3183826175领取书币占楼抢书币的活动大家很热情,

没有抢到的不要气馁,下次我多设几个楼层,打赏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