丫头进来请示,说是周姨娘想见陆瑾娘,想同陆瑾娘说些话,这会正在门外等着。请示陆瑾娘,要不要将人请进来。

   陆可信站起来,“既然周姨娘有事情找三妹妹,那我先告辞。”

   “我送送大哥。”

   “三妹妹留步,这就几步路,不必要如此客气。”陆可信离去,陆瑾娘这才让人将周姨娘请进来。

   周姨娘急急忙忙的,显得很是急切。见了陆瑾娘,就说道:“三姑奶奶,你如今是发达了,大家都要看你的脸色。可是你发达了,也不能忘了亲娘,对不对。你好歹也要为我着想着想。”

   陆瑾娘笑笑,对于周姨娘的性子再清楚不过。指指旁边的椅子,“看姨娘一头的汗水,坐下说话吧。先喝口茶,去去暑气。”

   “我哪有心思喝茶,三姑奶奶,你可不能不管我。你在王府吃香的喝辣的,别忘了你亲娘还在陆府吃苦受罪。”周姨娘就差没直接指着陆瑾娘的鼻子大骂陆瑾娘忘恩负义,没有孝心。

   陆瑾娘笑笑,并不接话。邓福亲自端上一杯茶,送到周姨娘跟前,“请姨娘喝茶。”

   “拿开,我说了不喝。”

   “请姨娘喝茶。”

   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”周姨娘这回终于正眼看了眼邓福,却被邓福的眼神给吓住了,“你,你……”

   “请姨娘喝茶。”邓福冷冷的重复着之前的话。

   日常甜美风梦幻美女在外游玩写真

   周姨娘张了张嘴,没敢说话,接过茶杯干脆放在桌面上。警惕的看了眼邓福,邓福退到陆瑾娘的身后,眼观鼻鼻观心,尽忠职守的做着自己的本分。

   周姨娘不爽了,陆瑾娘不回应她的话就算了,还让这么个人来吓唬她。真是岂有此理。“三姑奶奶,你让伺候的人都出去,我有话同你说。”

   陆瑾娘笑着,“姨娘有话就说吧,我的事情不用避着他们。”

   “你,这……罢了。我之前同你说的话,你可有听到?”

   陆瑾娘依旧带着笑,“姨娘说在陆府受了苦,不知是少了姨娘的吃,还是少了姨娘的穿,或者是少了姨娘的月例银子,还是伺候的丫头不够尽心?”

   “你?光有吃光有喝就够了吗?每月那么一点银子够什么用?”周姨娘满腔怒火。

   “那姨娘要多少银子?姨娘一不用出门交际应酬,二不用花钱请托人情,加上每年我都会让人额外给姨娘一笔银子,绝对足够姨娘的开销,姨娘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”陆瑾娘不满的看着周姨娘。

   “这点钱怎么够。”周姨娘顿时叫了起来,“你看看你,你每年给太太多少钱,给我才多少。三姑奶奶,我可是你的亲娘。大头你不给我,给太太,你安的是什么心思。”

   陆瑾娘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,“我是姨娘生的,这是没错。可是我首先是陆家的女儿,其次才是姨娘的女儿。姨娘安守本分就是,心太大了,一不注意小心撑着。”

   “你,你这个不孝女。”

   “放肆!”邓福立马站了出来,“你是谁,侧妃岂是你能辱骂的?小心治你的罪。侧妃同意见你,已经是格外开恩。若是不知好歹,不要怪咱家不客气。王府的体面不容任何人败坏。”

   邓福这一恐吓,倒是将周姨娘吓了一跳。周姨娘诺诺不敢言。

   陆瑾娘任由邓福出面,并没有阻止。周姨娘的性子就是如此,不给她一点厉害的,是不知道好歹的。这么多年这性子就没变过。

   见吓唬的差不多了,陆瑾娘挥挥手,让邓福退下。“姨娘说吧,你来见我,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   周姨娘怯怯的看了眼邓福,不敢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说话。“我就想多有点银子旁身,好歹等六爷长大了,我也能补贴他一点。”

   周姨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,太出乎人的意料。“六弟那里不用姨娘操心,我自有安排。”

   “六爷是我的儿子,太太平日里都不让我见六爷,哪有这样的道理。三姑奶奶你去给太太说一声,干脆让我来教导六爷算了。”周姨娘巴巴的望着陆瑾娘。

   陆瑾娘怒极反笑,重重的放下茶杯,倒是将周姨娘吓个够呛。“姨娘好生糊涂?让你教导六弟?你教导他什么?你能教导他什么?教导他怎么去同大哥争,怎么小家子气,怎么心胸狭窄吗?”

   “我怎么不能教了,六爷是我生的,我自然有责任。”

   “这会来说责任,那当初六弟还小的时候,姨娘怎么不说你的责任。如今你看着太太将六弟教导出一点出息了,你就来说你的责任。你若是真为了六弟好,就收起你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。不为六弟着想,也该为你自己着想。六弟在太太身边好好的,你说这些话是想做什么?想害死六弟吗?他没了出息,你有什么好处?”陆瑾娘怒极,真是没见过这么愚蠢的人。偏偏这人还是她的亲娘。

   “我怎么就不为他着想了。”周姨娘辩解道。“好歹是我生了他,我养他有什么不对。”

   “你养他就是毁了他。”陆瑾娘气的直接拍桌子。吓得周姨娘跟着跳了起来。陆瑾娘怒斥,“先不说太太将六弟教导的如何的好。单是六弟养在太太名下,说出去那也是一个嫡。无论将来出仕,还是说亲,占了一个嫡,都有许多便利。如今太太将六弟养的好好的,眼看着将来就能有出息了,你却自私自利的,只为自己着想,想要搞出事情来。将六弟放在你的名下,算什么?嫡出还是庶出?不光是身份上的,他将来考学,说亲,这些又怎么算?只要在太太的名下,说亲都能说一门好亲事,在你的名下,能说到什么亲事?你简直就是糊涂透顶自私透顶。”

   “那这不是还有你嘛。你是他亲姐姐,难不成别人还能看轻了他?”周姨娘不服气的说道。

   陆瑾娘苦笑不得,“我的确是他的亲姐姐,我也能给他一定的帮助。可是别人难不成是同我陆瑾娘结亲?同王府结亲?人家是同陆府结亲,是同六弟结亲,看的不是我这个姐姐如何如何,人家看的是陆家如何,六弟本人如何。只有陆家好,六弟好,才有可能结一门好亲事。而不是说我这个做姐姐的有多好,就能结一门好亲事的。我毕竟是出嫁女,娘家的事情难不成我还能伸手来干涉?姨娘真正糊涂。六弟一看就是个孝顺懂道理的人,等到他大了,有了出息,不管是不是养在太太名下,他都会孝顺你。你如今无事生非,坏了他的前程,他会感激你吗?他只会恨你,将仅有的那点母子情分消磨完了,这就是姨娘想看到的吗?”

   “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?我不过就是想将他养在身边,多看着点。”

   “别,姨娘你若是敢乱来,我定不会再认你。六弟也绝对不会认你。你自己想清楚了,到底高怎么做。今日我将这话撂在这里,说到做到。我绝对不会允许姨娘为了自己,自私自利的坏了六弟的前程。”

   “我怎么就坏了六爷的前程,三姑奶奶你可别乱说。我不过是想尽一点做娘的责任,怎么就成了害他。”周姨娘大声叫了起来,一脸冤屈。

   陆瑾娘冷冷一笑,“姨娘收起你这副样子。姨娘的心思,不说是我,我想全府的人都看的清楚的很。总归姨娘若是敢坏了六弟的前程,敢去六弟跟前胡言乱语,蛊惑六弟,影响六弟的学业,到时候就别怪我这个做女儿的狠心,不顾念母女之情。”

   “天啦,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,生了儿子女儿,跟没生的一样。天啦,让我死了算了吧。”一哭二闹三上吊,周姨娘熟练的很。

   陆瑾娘冷冷的看着周姨娘,也不吭声,也不允许别人说话。就那么冷漠的看着周姨娘。周姨娘原本以为自己这么一嚎丧,陆瑾娘为了面子,好歹会给点好处来安抚她。结果人家陆瑾娘不要面子了,就让周姨娘嚎丧去,倒是要看看周姨娘能嚎到什么时候去。

   这没人配合,如何嚎的下去。周姨娘嚎了几嗓子,就自觉的收声。陆瑾娘淡淡的说道:“姨娘安分守己过自己的日子,别去打扰六弟读书,也别给太太添乱。太太将六弟教导的很好,没有比这更好的,姨娘该感谢太太才是。六弟有了出息,也是姨娘的造化。姨娘凡事都该往好的想,多为六弟想想,别整天闹些歪门邪道。至于姨娘这里,邓福,明日叫人给姨娘送五百两过来。”

   “奴才遵命。”

   一听说五百两,周姨娘总算高兴了。不过看看陆瑾娘通身的气派,随便一样东西拿出来,怕是都不止五百两。于是周姨娘说道:“五百两?这也太少了点吧。三姑奶奶,好歹也该多给一点。不然说出去,也是三姑奶奶没面子。”

   陆瑾娘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姨娘,周姨娘厚脸皮也有点不好意思。陆瑾娘点点头,“行,再加五百两,总共一千两,明日就让人给姨娘送过来。但是姨娘也要答应我,不准给太太添乱,不准将今日的话拿到太太跟前去说。还有更不准去打扰六弟。你若是敢乱来,以后一文钱也没有。”

   周姨娘得了银钱,心满意足,“三姑奶奶放心,我一定不会去打扰六爷,也不会给太太添乱。只要三姑奶奶别少了我的银钱花用就行。”

   “行了,姨娘若是没别的事情,就先下去吧。”

   “行。三姑奶奶休息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周姨娘一脸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   陆瑾娘暗叹一声,真是头痛。有这样性子的女人做亲娘,陆瑾娘和陆可明只能说一声不幸。

   等周姨娘退下去后,陆瑾娘少不得又嘱咐了邓福几句,让邓福明日务必将银钱送来,免得周姨娘闹腾。秦氏的性子相对来说比较软绵,对府周姨娘还真没什么好办法。不过胡氏做事是个干脆利落也是个有想法,少不得要拜托一下胡氏。陆瑾娘又亲自去了这胡氏的院落,同胡氏说起来,让人多盯着周姨娘一点,免得周姨娘闹出事情来,让所有人都没脸。

   胡氏满口答应,她虽然还在坐月子,不过吩咐人盯着周姨娘不闹事情,也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。

   陆瑾娘谢过胡氏,又辞别了秦氏还有陆可信,嘱咐陆可明和佑哥儿努力读书,然后就离开了陆府,启程回王府。

   半路上改了道,马车朝着陆可昱的宅子驶去,马车就停在了巷子口,正想叫人去打听一下,看看陆可昱究竟在做什么。陆瑾娘却突然止住了话题,看着越过她而去的马车,马车上面的标记,陆瑾娘再熟悉不过。那是韩家的标记。韩家的马车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这里难道有韩家的亲眷。

   陆瑾娘吩咐一个护卫去盯着,邓福目标太大,别人看不出他是太监,韩家的人肯定是能看出来的。陆瑾娘就在巷子口等着,心里头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 护卫回来,小声启禀陆瑾娘,说是韩家的马车进了陆可昱的宅子。护卫跳上大树朝宅子里面仔细看了看,没认错的话,那马车里面的人是韩家二爷韩珺,隆兴二十五年的状元郎。

   陆瑾娘蹙眉,再次确认,“你可看清楚了,真的是韩家二爷?”

   “小的看的分明,的确是小韩大人,绝对没错。”

   陆瑾娘心中思虑一番,又小声的叮嘱了几句,让护卫不要声张。护卫知趣,自然答应下来。

   护卫是王府的护卫,有些事情陆瑾娘不可能交给他们来做。于是叫来邓福,“你派人去好生查查,看看我那二哥同韩二爷究竟有什么关联,两人私下里究竟在做什么事情。调查的越清楚越好。”

   “奴才遵命。”

   “去吧。”陆瑾娘心中有隐忧,陆可昱隐瞒自己的归期,提前回京,不回陆家,却偷偷的同韩珺来往。若说这里面没什么名堂,就是打死陆瑾娘,陆瑾娘也不相信。陆瑾娘只希望陆可昱不要糊涂行事,不要惹下什么祸事来。

   马车再次启动,朝王府而去。回到王府,就见鸡飞狗跳的。拉住一个婆子问道:“怎么回事,慌慌张张的成什么体统。”

   婆子一脸紧张惶恐,“奴婢见过侧妃,给侧妃请安。”

   “说吧,究竟怎么回事。”

   婆子说道:“启禀侧妃,四公子喝了不干净的东西,这会正闹的厉害,太医正在施救。听说是二公子害的,在四公子的茶水里面放了些脏东西,这才会让四公子犯病。王妃叫人将二公子关了起来,准备打板子。”

   陆瑾娘皱眉,“把话说清楚,究竟是什么脏东西?四公子可要紧?”

   “奴婢也不太清楚,听说是在茶水里面放了泻药还是别的,四公子没察觉,喝了下去,结果腹痛难忍,老毛病也跟着犯了。王妃急的不行。说是一定要狠狠教训二公子一顿。大家拦不住,奴婢这就是去外院请人通知王爷一声。不然二公子怕是命都保不下。”

   “胡说八道。”陆瑾娘怒斥,“什么命不命,你若是想要自己的命,就最好管住你的嘴巴。这种话也敢乱说,不怕王妃拿你开刀。”

   婆子恐惧无比,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“侧妃教训的是,奴婢无状,还求侧妃给奴婢一个机会。”

   “去吧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记得,可别乱说话。”陆瑾娘挥挥手,打发婆子离去。

   邓福小声说道:“侧妃,二公子不是那么糊涂的人。这里面莫非有什么内情?会不会是王妃借着这个由头,要对二公子……”

   陆瑾娘瞪了眼邓福,接下的话邓福不敢再乱说。陆瑾娘提醒道:“这是在外面,需慎言。有什么话回到兰馨院再说。”

   “奴才遵命。”

   回到兰馨院,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猛地从屋里跑出来,朝陆瑾娘扑过来。陆瑾娘顺手接住孩子,将孩子抱了起来,挺重的,抱了一下,没了力气,只能讲孩子放在地上。

   “娘亲,娘亲……”绪哥儿高兴的望着陆瑾娘,巴巴的叫着。

   陆瑾娘摸摸孩子的头,笑道:“娘亲在这里。绪哥儿可有想娘亲。”

   “想,好想的。儿子一直再等着娘亲回来。”

   婷姐儿也从屋里跑出来,跑到陆瑾娘跟前,“娘亲,外祖家可好玩?可惜娘亲没带女儿去,女儿还挺想出门的。”

   “你这孩子。”陆瑾娘笑了起来,轻轻的掐了把婷姐儿嫩滑的脸蛋,“娘亲这是去恭喜你大舅母喜得麟儿,可不是去玩的。”

   “小表弟好玩吗?女儿还想去看看。”

   “才刚生下来的孩子,眼睛也才睁开,哪里就好玩了。等过个两三年还差不多。”陆瑾娘一手牵着一个,带着孩子进了房内。

   陆瑾娘坐下,将绪哥儿抱在怀里,如此总算能将人抱起来。绪哥儿得意的很,朝着婷姐儿显摆了一下。婷姐儿不高兴,哼了声,接着心情又转好,掐了把绪哥儿的脸蛋。力道没控制好,将绪哥儿给掐痛了,绪哥儿顿时就哭了起来。

   陆瑾娘摇头好笑,拍了下婷姐儿的手,“以后不准这样没轻没重的。”又安慰绪哥儿,“绪哥儿是男子汉,男子汉不哭。”

   果然绪哥儿一听这话,就止住了眼泪,一抽一抽的,“娘亲放心,儿子不哭。”擦掉眼泪,露出笑容来。

   陆瑾娘看着孩子如此懂事,笑了起来。又问道:“今日可有好好读书?”

   绪哥儿点头,“儿子有好好读书。不过四哥犯了病,儿子就提早回来了。”

   陆瑾娘蹙眉,紞哥儿果然犯了病,还不知齐氏会担心成什么样子。陆瑾娘握着绪哥儿的手,轻声问道:“那你可可知道紞哥儿为何会犯病?”

   “我知道。”绪哥儿举手,大声的说道:“二哥同四哥犯了几句口角,三哥又说了几句闲话。后来听人说他们在四哥的茶水里放了东西,四哥喝了才会犯病的。”

   “他们?难道是你二哥和三哥一起吗?你可有亲眼看到?”陆瑾娘满心疑惑。

   绪哥儿摇头,“儿子没有看到。不过儿子有听他们说起。”

   陆瑾娘点点头,对绪哥儿说道:“这件事情就不要再同别的人提起,好吗?以后若是再遇到这种事情,你躲开一点,不要和你二哥还有三哥一起玩,他们比你大,和你玩不到一块的。”

   “那儿子可以和四哥五哥一起玩吗?”绪哥儿一脸天真的问道。

   陆瑾娘笑了起来,“你四哥身子骨不好,你不要打扰他。和你五哥倒是可以一起玩,可是也不能耽误了人家读书的时间。”

   绪哥儿高兴起来,点头应承,“娘亲放心吧,儿子都晓得的。四哥身体不好,儿子平日里都不敢同他多说话,就担心他喘气喘不过来。二哥和三哥嫌弃儿子太小,也从来不带儿子玩的。儿子就是同五哥好。”

   陆瑾娘笑笑,赞同绪哥儿同练哥儿一起玩。虽然柳夫人的态度暧昧不明,时好时坏,不过两人还没到生死之争的地步,也因此陆瑾娘不想将大人之间的矛盾带到孩子身上。当然,若是有一天她同柳夫人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,那么嘱咐绪哥儿不要同练哥儿一起玩耍,也是十分有必要的。

   绪哥儿高兴起来,陆瑾娘让孩子自己去玩,但是一定要带上丫头小厮。

   婷姐儿倒是安静的很,越来越有大姑娘的架势了。陆瑾娘搂着婷姐儿,婷姐儿有点吃味的说道:“娘亲也太宠着六弟了。”

   陆瑾娘笑了笑,揉揉婷姐儿头发,“你这丫头,连自己弟弟的醋也要吃。你小的时候,娘亲可比宠弟弟更宠你。”顿了顿,陆瑾娘又说道:“你弟弟是男孩子,你父王要求甚高。这才多大一点,每日里就要花那么多时间读书。读书本就很辛苦了,若是平日里我再拘束着他,那他的性子岂不是变得木讷。这样子下去可不好。”

   “可是六弟也太调皮了点。”婷姐儿抱怨道。

   陆瑾娘笑了起来。“男孩子调皮是正常的,像是你四弟,想调皮都不行。”

   婷姐儿有点紧张,抱着陆瑾娘的腰,“娘亲,四弟这回不会有事吧。之前郡主得知消息,我看她脸色都发白。二姐姐还在那里说些风凉话,若非郡主姐姐赶着回内院,只怕就要给二姐姐一耳光了。”

   陆瑾娘微蹙眉头,罗侧妃的这两个孩子,这几年没有罗侧妃盯着,真的有长歪的趋势。即便是现在纠正,估计成效也是有限。这两年陆瑾娘未尝没有帮罗侧妃在五王爷跟前争取。可是五王爷的态度暧昧,一直不肯松口让罗侧妃出来。不过却也改善了安乐堂待遇。至于林氏,如今王府里谁还记得她的存在。一直被困在秀乐堂,估计五王爷都快忘记此人了。不过听说今年年底,林续会回京城述职,到时候五王爷说不定会将林氏给放出来。

   陆瑾娘甩甩头,这些都是以后要关心的。如今要紧的是紞哥儿的情况,还有陆可昱究竟隐瞒了什么事情。

   陆瑾娘笑了笑,对婷姐儿说道:“你在书房安心读书,像你是二姐姐同郡主之间的矛盾,你尽量不要参与进去。免得惹火烧身。”

   “娘亲放心吧,女儿晓得厉害。不过六弟那里,六弟那么单纯,女儿担心他被二哥哥还有三哥哥欺负了。”

   陆瑾娘刮了下婷姐儿的鼻子,“你六弟是单纯,可不是蠢笨。别看他年纪小,却会看人眼色,知道好歹。你看看你父王对你六弟的态度,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绪哥儿平日里在陆瑾娘面前,那就是个纯粹的孩子,什么都不用隐瞒陆瑾娘,尽情的享受着陆瑾娘对他的关爱。不过在五王爷面前,绪哥儿却是规规矩矩的,偶尔一点出格的言行,也是为了讨五王爷欢心,和五王爷亲近一番,显得父慈子孝。五王爷布置的功课,绪哥儿都是努力完成。看着年龄小,可是绪哥儿似乎已经知道该要如何做,才能得到五王爷的重视。

   这一点,没有人刻意教导过绪哥儿。他就像是无师自通一样,就知道了那些几年后才该明白的东西。有时候陆瑾娘都忍不住感慨,她这儿子是太早熟,还是误打误撞?

   婷姐儿嘟着嘴巴,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六弟就是一肚子坏水。”

   “不许这么说你弟弟。他是你弟弟,你怎么能这么说。”陆瑾娘不赞同的看着婷姐儿。

   婷姐儿吐吐舌头,“娘亲别生气,女儿就随口说了这么一句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   “乖。你和你弟弟以后要相互扶持,你们亲姐弟,感情不同于其他兄弟姐妹,明白吗?”陆瑾娘认真的说道。

   婷姐儿点头,“娘亲放心吧,女儿都晓得的。就是有时候很烦六弟。”

   “你啊,我家的婷姐儿都快长成大姑娘了。”陆瑾娘抱着婷姐儿亲了又亲。

   婷姐儿欢快的笑了起来,脸上全是满足的笑容。

   邓福打听消息回来,婷姐儿自觉的走开。邓福小声的说道:“启禀侧妃,喜乐堂那边奴才已经去看过了。四公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,已经没有大碍。不过还是要在床上躺上十来天才行。另外这件事情是二公子同三公子一起做下的。两人在四公子的茶水里放了点墙灰,还放了些别的脏东西。只是没想到四公子的肠胃这么弱,喝了几口就上吐下泻,开始防病。太医都说了,若是再来一次,未必有这次的好运气。以后四公子的饮食要特别注意。”

   陆瑾娘点点头,“王妃了?不是要打二公子的板子,可是真的?”

   邓福点头,“是真的。已经打完了。二公子二十板子,三公子十五板子。婆子下了死力气,两位公子被打的皮开肉绽,没有一个月怕是下不了床。”

   听到这里,陆瑾娘笑了起来,“王妃也真的下的了手,一会王爷回来,怕是又有一番纠纷。三公子被达板子,刘庶妃那里没反应吗?”

   “刘庶妃去喜乐堂求情,给王妃跪下来,王妃直接让人将刘庶妃叉出去,说是谁求情也没用。二姑娘不知怎么想的,她的亲哥哥被打了板子,她也没去看一眼,听说还说了不少嫌弃的话。”邓福说到这里,笑了笑。,

   陆瑾娘自然明了,“二姑娘也是个傻的,没几年就要说亲了,以前小不知道为自己打算就算了。如今都是个大姑娘,做事情还是这么没分寸。罗侧妃得知后,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。就二姑娘这样的,将来王妃只怕不会答应给她请封爵位。没有爵位,区区一个宗室女,还是庶出,外祖家也都落魄了,如此谁会在乎?”

   说到这里,陆瑾娘暗叹一声,“说来说去,还是当初罗侧妃没教导好二姑娘。至于二公子,好歹如今也是王府的长子,等他成年后王爷总会给他请封一个爵位的。”

   “怕是爵位有限。”邓福小声说道。王妃同罗侧妃有仇,巴不得罗侧妃生的儿女不得好死,向日葵视频官网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给唐方继体面。宗室爵位,除非是世子,别的这里面的名堂就多了。本朝刚刚开国的时候,那时候宗室人口少,爵位真的是想怎么给就怎么给。等到过了两三代,皇帝们一看这样子下去可不行啊。宗室繁衍两三代,早已经不是开国时候的几十上百人。两三代下来,已经有上千人,总不能每个宗室都给爵位吧。这样子下去,朝廷怎么受的了,国库怎么养得起。就是内务府也要年年喊穷。

   就好比曾经有个老王爷,别的事情都不做,每天都奋斗在女人的肚皮上。等到年老的时候,整整有三四十个儿子。这还是活下来的。将亲王爵位给嫡长子,那剩下的几十个儿子,朝廷绝对不可能每个都给爵位。就是国家再有钱,皇帝再有钱,也肯定不愿意拿钱养这样的一群废物。于是就给了个政策,宗室除嫡子外,想要爵位,那么行啊,一方面是父母上折子请封,光请封还不行,还要参加宗人府组织的宗室人员考试。只有通过,才会给爵位。这个时候爵位的大小就要根据请封折子,还有庶出生母的地位。若是嫡母有不满,要反对,宗人府自然乐意接受嫡母的意见。少给一个爵位,就可以省下不少银钱,何乐而不为。所以唐方继若是不能当世子,想要爵位,一方面要看五王爷的意思,另外一方面齐氏的意见也会起到关键的作用。当然,若是五王爷够强势,齐氏够软弱,完全听五王爷的,那么唐方继还真不用特别理会齐氏。只要面子功夫做足了就行。

   偏偏齐氏不是个软弱的,不仅不软弱,还极为有主见。即便看在唐方继是长子的份上,必须给唐方继一个爵位。像是郡王国公这样的爵位,齐氏无论如何是不愿意的。了不起给个一等将军。一等将军的爵禄跟郡王国公比起来,那就真的是少的可怜。手面宽的人,那点爵禄还不够吃饭的,更别说养老婆孩子了。所以说别看宗室看上去很风光,听上去很气派,其实宗室里面的穷人多了去了。那句皇帝也有几个穷亲戚的话,真不是说笑的。也因为如此,每个宗室王府之类的府邸,每个月中旬一过,难免就会出现几个过来打秋风的穷亲戚。就是五王府也不能避免,每个月用在救济这些穷宗室身上的银钱,也是个不小的数字。

   陆瑾娘冷笑一声,“爵位有限也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。”

   邓福点头,“好在罗侧妃手里面有不少好东西,虽然这几年花用了一些,不过也足够二公子下半辈子嚼用的。”

   “谁知道了。有那败家的,就是给他百万家产,说不定要不了几年也给败光了。且看着吧。这次二公子和三公子如此不懂事,竟然敢这么对待四公子,怕是五王爷对他们两人更失望了。”

   邓福笑了起来,“如此才好。王爷对二公子和三公子越失望,咱们六公子就越有机会。”

   “别胡说。”陆瑾娘板着脸,“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,连这样的话也敢乱说。”

   “奴才有罪,请侧妃责罚。”

   陆瑾娘抬手,“起来吧。绪哥儿只是绪哥儿,那个位置咱们不去想,也不去争,只做该做的就行。你也比打这些心思。我今日就同你说清楚,我从未想过要让绪哥儿去争那位子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将来也不会有。我只盼着绪哥儿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,能有出息。不管将来身上有个什么爵位,总归也要有点养活自己的本事所以你给我记住了,别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。若是你敢私下里乱来,我定严惩不贷。”

   “奴才不敢,既然侧妃没那意思,奴才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   “如此甚好。你让打听陆二爷的人尽快,我要尽快知道我二哥的情况。”

   “奴才遵命。侧妃放心,最迟三五天也该有消息了。”